反传销帮助
首页 新闻资讯 前CEO被立案侦查 “国民软件”迅雷连亏6年转型难

前CEO被立案侦查 “国民软件”迅雷连亏6年转型难

记者 李子慧 发自北京 “国民软件”迅雷最近摊上事了。10月8日晚,迅雷(XNET.NASDAQ)发布公告称,公司前任CEO陈磊等人涉嫌职务侵占,深圳市公安局已对该案立案侦查。该公…

记者 李子慧 发自北京

“国民软件”迅雷最近摊上事了。10月8日晚,迅雷(XNET.NASDAQ)发布公告称,公司前任CEO陈磊等人涉嫌职务侵占,深圳市公安局已对该案立案侦查。该公告信息显示,陈磊涉嫌虚设交易环节侵占公司资产,制造虚假合同套取公司资金,涉案金额巨大,且陈磊已于今年4月初和前迅雷高级副总裁董鳕一起出境至今。


受此消息影响,截至美国时间10月8日晚收盘,迅雷股价大跌7.87%,报3.16美元/股,总市值约2.15亿美元。

10月10日,陈磊对该立案作出回应称:“迅雷是一家美股上市公司,审计机构(普华永道)查到了一些问题,他们想把这些问题(的脏水)全部都泼到我身上,但是审计机构不认可,他们便说陈磊涉嫌职务侵占,已经被公安机关立案了。审计机构则称,需要立案通知书才能做审计。这就是他们这么着急立案的原因。”

从近几年的动向来看,曾经凭借软件下载占领头部市场的迅雷,在击败同期的QQ旋风、快车后,面对移动互联网时代版权管控力度的提升、用户下载需求的减少,已经开始尝试推出浏览器、游戏以及视频等产品。然而,效果并不理想

10月9日,创导投资咨询合伙人步日欣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迅雷遇到的是所有工具型软件都需要面临的发展瓶颈,特别是作为一个使用频次不高、用户黏性不强的下载工具软件,这个瓶颈尤为突出。”

10月10日,一名迅雷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现在公司的业务还在顺利进行,也在不断改进完善。

“逃离”的陈磊

据媒体报道,陈磊在职期间,通过董鳕网罗了一批董鳕黑龙江鹤岗的老乡、闺蜜,安插在公司关键岗位,通过虚构交易环节、编制虚假合同等非法手段,套取公司资金,并涉嫌挪用公司数千万元资金用于国家明令禁止的非法炒币。

10月9日,上海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黄正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若陈磊确实被认定为职务侵占罪,其案涉金额高达千万元,参考以往司法判例,可能会判处8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陈磊在2014年入职迅雷前,曾担任腾讯云总经理。

迅雷完成上市后,公司股份曾发生变化,雷军旗下小米公司和金山软件持股比例接近40%,迅雷创始人邹胜龙持股比例仅占不到10%。

2014年年底,陈磊被雷军重金聘请,出任迅雷首任CTO。

2015年,陈磊担任迅雷旗下网心科技CEO以及迅雷联合CEO,2017年7月,陈磊正式接任迅雷CEO,负责迅雷下载及CDN等业务。

今年4月2日,陈磊被迅雷董事会罢免CEO职务,由新任董事长李金波,接替陈磊作为迅雷集团和下属迅雷、网心及其他关联公司新任CEO。

李金波曾作为迅雷技术合伙人,参加过迅雷早期产品迅雷4、迅雷5的开发。

2010年,李金波离开迅雷创业,曾参与推出聊天软件MSN lite、亲子相册水滴宝宝、搞笑社区最右等产品。

在今年迅雷发布二季度财报后,李金波表示将会优先考虑云计算和区块链业务的发展。

然而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今年4月,迅雷新高管团队上任后,迅雷区块链业务部门大幅度裁员,截至今年6月,该业务团队仅剩10人左右。

上述迅雷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希望公司一切正常,只有公司顺利运营,员工才能有收入。


迷茫的迅雷

在如今的移动互联网时代,迅雷确实有些迷茫。

在用户层面,可以发现的变化是,近年来的迅雷越来越多偏向于浏览器的商业模式,依靠其原有的用户流量池,增加商业广告入口,实现其部分流量的变现,但该模式下的迅雷自然会影响用户使用体验。

不少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在当前市场竞争格局下,迅雷很难再单纯依靠下载工具的标签来获得利润增长。

迅雷显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2014年陈磊加入后,迅雷开启了区块链时代。

当时曾有市场分析指出,迅雷本身在P2P技术方面就具有一定优势,从基因上讲,迅雷做共享计算更有机会比别人成功。

在陈磊All in区块链的策略下,迅雷推出一种名叫“玩客币”的虚拟货币。在迅雷的计划中,通过“玩客币”吸引用户交换闲置带宽,继而发展更多用户,最后形成一个几百上千万节点的分布式网络。

该设想在初期也确实给迅雷带来一定利好。

2017年第四季度,迅雷靠区块链业务扭亏为盈,并在2018年Q1实现了净利润翻倍,股票最高涨到27美元。

当年底,迅雷撤销了迅雷大数据、迅雷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迅雷爱交易等业务的品牌和商标授权,停止对迅雷商标的使用。

迅雷内部将其归咎于陈磊及其区块链业务团队,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公司更是直指陈磊主导的发行玩客币活动属于“传销”,没有完整的区块链技术,是非法集资的骗局。

及至2018年,已经更名为“链克”的“玩客币”遭到投资者集体诉讼,被质疑变相ICO,并遭到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点名批评。

同年9月,迅雷不得已将链克、链克商城和链克口袋等业务全部售让,仅保留玩客云和其网络的共享业务。

迅雷靠区块链实现转型的野望暂时告一段落,但业务转型仍然迫在眉睫。


持续的亏损

根据迅雷今年二季度财报显示,迅雷二季度营收4430万美元,同比下滑7%,环比下滑8.3%;净亏损1180万美元,较上一季度的净亏损550万美元,环比扩大114.5%。

截至今年上半年,迅雷会员用户数为390万,较上一季度的460万大幅减少。

具体营收构成上,迅雷二季度云计算及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营收2100万美元,环比下降0.9%;会员业务营收2070万美元,环比下滑11.4%,互联网广告营收270万美元,环比下降超三成。

自上市以来,迅雷一直面临亏损局面。2014―2019年,迅雷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亏损195.8万元、2456万元、1809万元、5317万元、549.9万元及1153万元。

10月10日,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迅雷最大的问题在于,其擅长的下载业务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没有发展的空间和前景,迅雷既没有核心用户黏性,也缺乏足够优势的用户场景。

步日欣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即便是结合迅雷下载业务进行外延式扩展,因为用户使用频次等各方面的限制,也很难像QQ、微信一样形成一个平台化的产品。

事实上,迅雷自身也在寻找新的“第二曲线”。

今年7月,迅雷在iOS及安卓版同时上线云盘功能,意在由下载工具转型为网盘工具。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个人云存储用户预计达到4.01亿,市场空间极其庞大。

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随着5G技术逐渐普及,个人云端存储需求将进一步提升。

步日欣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网盘业务是一个突破点,可以和迅雷的下载平台实现有效协同,对迅雷的业务有很大促进。

当前市场,百度网盘、腾讯微云等云盘、网盘领域的竞争对手已率先抢占大部分市场份额,对迅雷来说,考虑到下载内容的版权问题,这一新业也并不好推广。

10月9日,北航数字社会与区块链实验室研究员王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除非迅雷有价格、功能上的绝对优势,否则没有太多新发展空间。

而针对迅雷的区块链相关业务,王娟指出,迅雷本身业务与区块链和通证业务密切关联,但目前国内市场在这方面的不确定性很大,国际市场上数字贸易的内容和规则也处在一个变革发展期,迅雷还需要作出真正创新性的尝试。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QQ120742072,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fcxyg.cn/3589.html
传销解救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10-69200242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chinafcx001@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8:00-22:30,节假日我们不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