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帮助
首页 新闻资讯 传销新套路:小姑娘假借谈恋爱,诱导小伙加入传销组织

传销新套路:小姑娘假借谈恋爱,诱导小伙加入传销组织

划重点: 1.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三河市一个最大传销组织的老总,我们两个人聊天,聊了大概有整整6个小时,他把我当成了自己人,所以就把这个行业所有的真相都告诉我。他就很直白地跟我…


划重点:

1.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三河市一个最大传销组织的老总,我们两个人聊天,聊了大概有整整6个小时,他把我当成了自己人,所以就把这个行业所有的真相都告诉我。他就很直白地跟我说,传销组织里面永远都是最顶端的几个人才能拿到钱,其他人全是炮灰。
2.我前几天去给一个女孩子做思想工作,这个女孩子的支付宝被传销组织控制了,组织用她的支付宝套现,然后告诉她,把支付宝卸载就可以不用还,她真的卸载了。
3.现在传销组织常用的骗术就是小姑娘把年轻小伙子缠住,跟小伙子关系好了,就会切入正题,说有这么个工作,要不要一起去做,等把事业做起来,俩人一起回家见父母。这对于大部分没有经历过世面的小伙子来说,是很吸引人的。

来源 | 环球时报热点
口述 | 老样

整理 | 腾讯新闻 孙实
传销,有人谈之色变,有人趋之若鹜。
老样,毕业于武汉某名牌大学,曾是一名狱警,当工作和生活没有一丝波澜的时候,被“朋友”忽悠到了传销组织,从25岁到30岁,一待就是五年。
曾经有好心人提醒过老样,他加入的可能是传销。但老样相信自己是幸运的,有机会挣到大钱,并且把自己的家人、朋友发展成了下线。
五年的时间,老样逐渐用尽了所有的资源,从传销组织的基层“业务员”,做到了“平台经理”。职位尽管在提高,但依旧没有赚到钱,老样到最后只能靠借钱维持日常生活。
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位传销组织的大头目在和老样深聊时透露了行业的潜规则——都是传销组织的几个大老板在操纵,除了他们几个人,没有人能赚到钱。自此之后,老样才幡然醒悟,并选择了离开。
离开传销组织之后的老样,加入到了一个反传销组织,专门负责做“被传销组织洗脑受害者”的思想工作,同时也和团队一起去解救那些被传销组织限制了人身自由的“人质”。
在传销与反传销,老样摸爬滚打了八年,对于这个生态的各种伎俩、骗局,他已经稔熟于心。根据老样的观察,现在进入传销组织的,以年轻人居多,而在年轻人中,又以男孩子居多,而且手法都很简单:基本都是被所谓的女朋友骗过去的,拿感情把他缠住,让男孩子一点点在传销组织里被洗脑、被控制。
老样还说,现在的传销组织也盯上了每年毕业季的大学生,利用网络进行诱骗,手段一般是招聘工作为主,比如“XX剧组招演员”、“某企业招聘”等,总之只要把人弄进组织,剩下什么都好办了。
如今的老样,在闲暇时间也会在网络平台以“反传销人士”的身份,写写文章,回答点网友提问。老样时常强调的一句话就是:需要交入门费,需要发展下线形成层级关系,收入主要依靠下线团队的提成,这一定就是传销组织。
老样说他很享受自己现在的工作和生活状态,“如果我能早一点遇到这样的人(反传销人士),我也不用在传销组织里面待那么长时间了。”

面就是老样的真实经历(老样口述,腾讯科技孙实整理):

我被骗到了传销组织,挥霍了五年青春

我是2012年10月份进入传销组织的。当时我还在监狱当警察,上班上的好好的,然后就被我两个同学合伙忽悠,进入到了传销组织。
中国传销有两大派别:北派与南派,其中一个区别是,北派限制人身自由,或许还会有暴力行为,南派则注重精神控制。
早期北派的传销手段并不是洗脑式,而是身心折磨式。曾经有个大学生被骗进传销组织7天,他记录了自己的遭遇:住狗窝,住臭水沟,吃变质食物,打人,鼻子灌水,勒索钱财,样样都有。
此外,北派相对环境没有南派好,网上有句话叫做“北派打地铺,南派住别墅。”后来因为形式的变化,北派也进行转型,将目标定在了大学生身上,利用网络进行诱骗,手段一般是招聘工作为主,比如“XX剧组招演员”、“某企业招聘”等。
北派传销主要盯住年轻人,尤其是从贫困地区走出的学生,这些人的特点是:没钱,有迫切找工作的需求。所以每年6、7月是他们吸纳人员的高峰期。
南派传销选择的人群会更丰富一些,他们中有退休教授、博士、海归等高端人群,主要以考察项目、包工程等理由,把新人骗到外地,然后进行洗脑。
按地域划分的话,我那个组织是属于北派传销。我们先是在宁夏银川一带,在那边待了半年,后来银川的警察打击传销太厉害了,我们又转移到河北三河,直到2017年3月份,我算是彻底从传销组织出来。
每一个加入传销组织的人,要么是贪财,要么是贪情,要么就是贪所谓的能力培养。当时我同学说交2900元,就能挣290万,这种话我是不太相信的。但是我看中的是,我花2900元,可以把口才提高,变得口若悬河,我觉得这是我想要的,所以就加入进去了。
还有一种人是被感情骗过去的,受骗人主要是一些年轻的小伙子。他们所谓的女朋友,会用一些手段,比如哭闹说“如果你离开,我们两个人感情就完了”。最后小伙子没办法,只能留下来,而传销组织都有一种环境感染力,久而久之,你就会被同化,相信在这个组织,是能赚钱,能干大事业的。
刚开始,我确实是冲着能提高口才加入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一点点被组织内所谓成功人士穿金戴银、大手大脚的消费所诱惑,加上身边有老乡、同学深信不疑,我也一点点被同化,然后就慢慢信服和认可他们说的说法,认为多投资就能多回报,一点点陷进去了。
我们那个组织,骗人的方式就是要交钱,每买一份产品是2900元,产品就是所谓的化妆品、护肤品,然后用一套很复杂的公式,告诉你可以赚到290万。你可以买10份、20份,数量随便,同时也可以发展下线。他们就是用这个谎言,忽悠新人不断投钱,有多少投多少。新人投的越多就越不甘,就像谈感情一样,我在你身上投入的时间、金钱越多,最后就越不舍得离开。
加入组织后的第二年,我就成为了一名讲师。但最初我只能讲很初级的制度课,就是把一些传销组织所谓的五级三进制、一些概念说给新人听,让他们有大概的了解。
到了2014年,我就开始讲一些很深奥的课了,就是那种很有诱惑力的洗脑课程,给他们讲国家政策宏观调控,国家为什么要引进这个行业,国家现在对这个行业是什么态度,这个行业的来龙去脉等等。我的口才还算是不错,新人只要听过我的课,80%、90%都会留下来。
这期间我也会有点工资,但说是工资,其实就是上面的头目,每个月赏你500块的伙食费,而且刚开始是初级讲师的时候,还没有工资,所以那几年我前前后后拿到手里的钱一共也就万把块钱,根本不够花,连伙食费还不够,我前前后后从家里还拿了很多钱。
我之前工作赚的钱,都存在我母亲手里,参加传销组织的时候,我身上没带什么钱过去。刚开始交的第一份2900元,我还是给一个朋友打电话,让他借给我的。
后来追加的时候我就开始向我妈要钱,我说现在自己算搞点小工程做,让她给我打三万过来。后面手头没钱花了,连生活费都没有了,也向家里拿过一次钱,前前后后投在这个传销组织里的钱大概是四万多,但是他们给到我手里的钱才1万多,相当我亏了几万块钱进去。
钱还是小事,我是25岁进的传销组织,过完30岁生日出来的,把青春最宝贵的几年时间浪费在了传销身上。
加入传销组织三年多的时间,我对这个行业的信心一直都特别坚定,即便是警察把我们打击的不成样子,抓我们去扫大街、去干活,我都觉得是可以承受的,都是为了未来有更好的生活。
但到了2016年4月,当时我的女朋友也在传销组织,并且成了一个团队的领导,她整个人人就完全变了。以前我们两个人还可以出去逛街、散步,结果她当领导之后,那些上面的领导天天让她干这个、干那个,她就完全没时间陪我,我们两个人的感情好像完全没有了。
我这个人特别注重感情,所以我就闹,然后上面的领导就勒令我反省3个月,把我从三河赶回到外地。我在外地的那3个月,想了很多事情:我追求这个事业三年多了,但为什么现在我还是一无所获?是不是我追求的事业本来就是错误的?我带着这些问题进行思考,其实已经有点动摇了,但是我的女朋友,以及我的一些同学、邻居,都被我介绍到这个组织里面了,他们都还在,我也不想放弃他们。
再后来我就又回到三河传销组织,虽然还在这里,但是我开始慢慢去求证一些东西。当然,这些事情都是偷偷摸摸进行的,我不能让上面的领导发现,我在他们面前还得始终表现出一副非常坚定的样子。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三河市一个最大传销组织的老总,我们两个人聊天,聊了大概有整整6个小时,他把我当成了自己人,所以就把这个行业所有的真相都告诉我。他就很直白地跟我说,他做这个行业十多年了,从最开始挣不到钱,到如今几百万身价,都是需要技巧和手段的,比如之前跟我们讲的“背后是国家在操纵行业”,实际上全是他们这些大老板在操纵,要想挣钱,就需要努力发展团队,然后独立出来,自己说了算,这样才能赚大钱,因为传销组织里面永远都是最顶端的几个人才能拿到钱,其他人全是炮灰。还有挣钱后如何想办法把资金洗白,怎么样去逃避法律打击等等,这些他都跟我说了。
我听了这些之后感到很震惊,之前我只是觉得这个行业不是我想要的,但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们这个行业会如此黑暗。我知道真相之后,我就跟女朋友商量,也包括告诉了我发展的几个下线,想了很多借口,说家里有事,需要请假回去一趟,最终都顺利从组织里面逃离了出来。

从传销组织走向反传销组织

我是2017年3月彻底从传销组织退出来。刚出来的时候,啥也干不了,啥也不会干,毕竟我跟这个社会脱节了4、5年,最后就只能去送外卖。当时我那个女朋友也看不起我,就跟我分手了。
我的文笔还算不错,就在网络上把自己的经历、感悟都写出来,分享给外界,网站的运营负责人也会帮我推推。分享出来之后,我感觉确实救了很多误入传销组织的人。
尤其是2018年前后,我一直告诉别人怎么分辨传销组织,或者深陷传销组织的人,告诉他们该怎么逃出来。还有一些人,他正准备要去传销窝点的时候,就跟我咨询,朋友、亲戚都在那边,能赚钱,到底靠不靠谱?是不是传销?让我帮着分析、参考。
后来我就开始卧底传销组织,但最早还不是公安机关委托我。有一次我在武汉卧底,就是因为我的一个粉丝刚刚交了钱,发觉上当了,问我能不能把钱要回来。然后我就进去卧底,收集证据,最后带警察来抓他们,逼他们把钱退给受害人。算下来,那段时间我前前后后可能救了百十号人。
后来就是公安机关找到我,让我帮着卧底,因为他们对传销机制不了解,需要我们这种“专业人士”的帮忙。公关机关也会有点资金支持,有一次我和朋友三个人,卧底了三个月,公安机关给我们发了三万块钱的奖励。
卧底之后有几家媒体还报道过我,我也算是小有名气了,所以就有一个反传销老师找到我,推荐我来到现在的反传销组织。他问我要不去他们那里,跟他们一起搞这个事情,毕竟我文化程度也够,写文章也行,他们那里刚好缺少这样一个人。我听着还挺靠谱,就来到了这里。


做“反省”工作,叫醒这帮被洗脑的人

我是去年的6月份来到反传销网,10月份开始外出执行任务,主要是做“反省”工作,帮助那些陷入传销的人,扭转他们的观念,让他们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现在的传销大多数是不限制人身自由,主要以精神控制、洗脑控制,来让一个新人深陷其中。所以我们这个团队的工作,一个就是解救那些被限制人身自由的人,这种人只要给救出来就行,其他我们不负责;但对于那些没有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我们必须得做思想工作,不然他总是想回到传销组织里去。
做思想工作都是有些技巧的,比如我们去跟受害人谈话,都是需要很多技巧的,大家一起闲聊天,然后找个机会,挖个坑给他,让他自己主动说出来经历,做这个行业能赚多少钱。拉近我们的距离后,只要他们愿意交流,行业的真相和内幕会在一步步的求证中露出水面,然后受害者也会自己发现曾经信仰的东西原来这么多漏洞。
受害人一听,就感觉和我们有共同语言,就特别信任我们,然后我们再一步一步给他揭露真相,他才会相信自己是上当受骗了。
还有一些人就得采取一些极端措施。比如上个月,我去给一个小孩做思想工作。他是河南的,非得要回到河北沧州的那个传销窝点,因为所谓的“女朋友”在那边,家里人不让去,小孩就要跳楼自杀。
这个孩子的这种情况我知道,是被传销组织里面的小姑娘给骗了。这种骗术就是小姑娘把年轻小伙子给缠住,拉拉小手,勾肩搭背一下,但是绝对不可能发生更亲密的动作。跟小伙子关系好了,就会切入正题,说有这么个工作,要不要一起去做,等把事业做起来,俩人一起回家见父母。这对于大部分没有经历过世面的小伙子来说,是很吸引人的,考察一两天,多看三四眼,就陷进去了。
我见到小孩子的家长就直接说:“如果他还这么闹,我让你揍他的时候,你必须揍他,如果你不揍他,我转身就走,我也不要你一分钱。”后来他父亲确实也动手了,把他打老实了,只要他态度软下来了,后面什么事情都好说了。
当然,也有一些没有成功说服的案例。我去年就劝过一个老太太被骗到山东德州的传销组织里面。
老太太的孩子把老太太骗回家里,请我帮着做思想工作,但怎么也说服不了她,她就认定她那个组织是正规的,卖的东西也是真的,能赚到钱,而且她认为这个行业就只有在组织所在的小区里做,才能被国家承认,出了这个小区都不行。
既然老太太不信,我和她的孩子就一起陪她到山东德州,现场让那些人给我们讲课。因为我知道这个行业有哪些漏洞,我们想当着她的面揭穿真相。
结果我们去到德州之后,这个老太太什么都不听我们的,也不按照我们商量好的去做,把我们的情况全都告诉对方了。那边的人一看就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什么都不跟我们说,我们就只能闹。
后来这个传销组织还让一个中年妇女抱着小孩,站在我们身边,然后往我们身边撞,然后她自己偷摸掐了孩子一下,估计掐的挺重,那个孩子就哭了,然后她就说是我打了她孩子,想把这个局面搅乱。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也没办法帮他把这个事情解决了,钱也没要,我们就走了,相当于白折腾了。

解救“人质”,家属竟然认为我们跟传销分子是一伙的

除了做思想工作,我们也经常去解救被限制人身自由的人,做这个工作就更得需要动用一些手段了。
去年10月份,有一个家属来我们办公室找到我们,说孩子失踪了3个多月了,一直找不到。我们就通过这个孩子手机泄露出的一些线索,以及“被限制人身自由”这个信息,最终锁定他是在香河,然后又跟当地人打听,最后确认了这个孩子所在的小区、单元和房间。
但是怎么破门而入去救他,我们没有办法,毕竟我们不是公安机关,手里有没有证据,没办法直接闯进去。后来我们就发现,这个传销窝点里面拉了一根电线下来,是为了给小电动车充电。
当时我就偷着把电动车的后备箱给撬开了,翻翻里面的东西,发现有十多部手机,二十几张身份证,还有几十张银行卡,这一看就是传销组织的东西。还有一个本子,记录他们团队有多少人,都叫什么名字,刚好在这个本子里面,我们还找到这个孩子的名字。有了这些证据就好办了,我们在当地找到警察帮着破门,最终把这个小孩子给救出来了。
解救人质也有不太顺利的时候,会受到传销组织的干扰。我去年在安徽合肥,救了一个小女孩,刚把小女孩控制住,传销组织就围住了我们的车,不让我们走。人家也不打你,也不跟你发生争执,就围着你的车子,不让你走。所以我们只能报警,让警察过来处理。
也有一些传销组织比较楞,真的敢和警察动手,但是我们还没有遇到过,因为我们肯定打不过他们那么多人,所以我们也给自己定下规矩,如果说对方一旦有暴力冲突的倾向,我们立马走,宁愿不挣这个钱,也不要发生危险。
救人的时候,也会遇到委屈的事情。8月初的一次解救行动,受害人家属就觉得我们跟传销里面的人是勾结合伙坑他们的钱。
这家的小孩进传销组织,是被女孩子骗进去的,当时骗了家里38万。这家人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孩子说要结婚了,让父母把彩礼钱打过去,要30多万。这家父母连女孩子面都没见过,就真的把家里房子都卖了,凑了30多万,把钱转过去了。
打了钱之后,孩子就失踪了,手机号码也换了,再也不跟家里人联系。后来他家里人联系到我们,帮他们救孩子,我们花了差不多一个多星期,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发现了他孩子的踪迹,然后根据视频,我们差不多锁定了位置。
看到视频以后,我们就联系他家里人过来。我们这个行业有个规矩,救人的时候,必须得有家里人过来,不然光靠我们把受害人救出来是不可能的,这里面牵扯到法律问题,不然到时候说不清楚。
家属过来之后,我们说要签协议,这对双方来说都是法律保障,但是家属不签,说一会儿把孩子救出来之后,再跟我们签这个协议。
当时晚上11点多钟了,我们心想着算了,要救就救吧。帮他把孩子救出来之后,家属直接报警,跟警察讲我们跟传销是一伙的,已经骗了家里38万了,现在又要交3万块钱。
当地警察没接触过我们这群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幸好我们立马联系了当地电视台记者,这个记者以前报道过我们,跟警察说了几句话,解释了一下,警察才让我们第二天去派出所处理。
第二天我们去派出所的时候,也是拿出了很多证据,证明我们跟传销组织没有勾结,包括我们之前的新闻报道,也拿出和家属的聊天记录等等。所以警察也认定,我们和传销组织没有勾结,收费是合情合理的,试着帮帮我们要一下工钱。
警察打电话让家属也到场,但是这帮人已经跑了,所以这事就是白折腾了。所以后来我们跟家属沟通,必须在救人前要签协议,委托我们帮着找孩子,找到孩子之后给多少钱,找不到不要钱,包括协议上面会规定哪些事我们是不能做的,这其实对我们双方来说,都是一个保障。
参与救人的次数多了,我发现什么情况都有。有的找着找着才发现,这个人已经死了,也有的是没找到,生死不明。还有一些更奇葩,人跑了,失踪了,家里以为是陷入传销组织,实际上是出轨私奔了。
根据我们的经验,现在进入传销组织的,以年轻人居多。男孩子基本都是被所谓的女朋友骗过去的,拿感情把他缠住,女孩子基本是被同学、闺蜜骗过去的。
我前几天去给一个女孩子做思想工作,这个女孩子的支付宝被传销组织控制了,组织用她的支付宝套现,然后告诉她,把支付宝卸载就可以不用还,她真的卸载了

结语

我现在在团队的主业是做反省工作,基本上每个月能有一万元左右的收入。但赚钱是一方面,我主要是现在挺享受这个工作。
我现在觉得这个工作特别有意义,尤其我把受害人的思想工作做通之后,家属千恩万谢,而且把一个孩子从一条邪门歪道路上给他拉回正道,我觉得这就是一种享受。如果说当年要是有一个人能给我这么做思想工作,我也不会浪费这么多时间,才从传销组织里面走出来。
最后也是跟大家再说点经验之谈,如何辨别传销,只要记住三点:是否需要交入门费,是否需要发展下线形成层级关系,收入是否来源于下线团队的提成:只要你有自知之明,只要你不贪心,那你就不会上当受骗。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QQ120742072,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fcxyg.cn/3218.html
传销解救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10-69200242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chinafcx001@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8:00-22:30,节假日我们不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