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新闻资讯 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与集资诈骗罪竞合,应如何定罪处罚?

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与集资诈骗罪竞合,应如何定罪处罚?

  图片来源于网络   案情简介:   宋某(女)在香港注册并经营圣·歌莲娜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歌莲娜公司),2010年下半年,宋某纠集王某、颜某等5人,宣称圣歌莲娜公司一两年…

  图片来源于网络

  案情简介:

  宋某(女)在香港注册并经营圣·歌莲娜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歌莲娜公司),2010年下半年,宋某纠集王某、颜某等5人,宣称圣歌莲娜公司一两年后要上市,现面向全国发行该公司原始股,并注册了LFG公司网站,称由LFG公司负责运作圣歌莲娜公司在澳洲、香港等地上市。然后,宋某、王某、颜某等组织人员,利用LFG公司网站为平台与依托,以购买原始股增值可获得高额回报为诱饵,打着原始股发行的幌子进行非法传销活动。

  具体来讲,公司要求参加者需交纳7千至7万元不等会费,并按交纳钱成为六个不同等级的会员,成为会员后即成为公司股东,并获得数量不等的股份,并有资格发展下线并获得返利;会员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后根据其业绩可获得“直推奖”、“个人组织领导奖”和“全球业绩分红”等各类奖金。为了迅速发展会员,宋某还在深圳举办第五届世界华商大会,指使他人编造了LFG公司的发展历史和雄厚实力,虚构LFG公司一年内包装圣歌莲娜上市的事实,描绘公司上市后股票大幅升值的预期,还并安排人到多地进行宣传。公司还承诺如果公司上市不成功则返还投资款;加入公司后配置给每个会员的电子股票,封存2个月后可在会员间进行交易,也可以提现,但要扣除一定金额的手续费,但后期即使扣除手续费也无法提现。

  开始运营后,王某和颜某迅速介绍刘某、王某乙、胡某(三人另案处理)等人加入,三人又介绍了王某丙、郭某(二人另案处理)等人加入。案发后据勘查,共发展有效会员5780个,层级在90层以上,共吸收资金约4800万元。其中,部分资金用于给下线返利,剩余约2600万元由宋某转移到香港其本人控制账户;除了少部分用于给管理层发放奖金与租赁办公场所、网站维护、召开世界华商大会、到各地宣传等所谓办公费用支出,其余大部分由宋某占有。经查,宋某将其中1000万元用于在香港购买房产,几十万亿用于购买古董。

  判决结果:

  该案一审判处宋某犯集资诈骗罪,处十五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一百万元;王某、颜某等5人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分别处九年至五年不等期限的有期徒刑。宋某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后,二审维持原判。

  律师点评:

  该案与一般的传销案件不同,作为传销发起人和资金实际控制人的宋某与其他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人员被判处不同罪行,分别以集资诈骗罪与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处罚。这种处理方式在非法集资案件中比较常见,非法集资的组织者或首要分子经常会因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被判处集资诈骗罪,而其他领导者、骨干人员因无非法占有目的而被判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而此种情形在传销案件中则比较少见。该案中,宋某应是同时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与集资诈骗罪,为想象竞合犯。

  一、从全案分析,宋某、王某、颜某等六人均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该罪名为2009年2月28日《刑法修正案(七)》所增设,规定在《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本案中宋某、王某、颜某等人的行为完全符合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行为特征,从发展人员数量、吸收资金数量来看,也已发生了严重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实害结果,达到了法律规定的追诉标准。

  该案中,行为人要求他人以交纳7千元至7万元不等费用以购买公司原始股的方式加入,然后获得发展下线的资格,并间接以发展下线的人数为依据获得“直推奖”、“个人组织领导奖”等名义的返利。从名义上来看,似乎每个加入者按照自己选择的等级缴纳不同的费用,以获得不同份额的股份;而且给予每个参与者的返利来源于其帮助公司推销原始股的所谓“佣金”。但实际上,所谓销售原始股只是行为人设置的一个道具,所谓购买股份也是为获得参与资格而不得不缴纳的“入门费”,大家之所以参与,根本目的是为了获得下线人员以及向下所有层级人员所交纳的“人头费”的分成。因此,这个模式就是典型的传销活动。

  但是在传销活动中,《刑法》不追究一般参与者的责任,只是追究组织、领导者的责任,比如发起、策划、操纵者,承担管理、协调、宣传、培训等职责的人员以及其他对传销活动的实施、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起关键作用的人员,宋某作为整个传销犯罪的发起人,王某、颜某等五人作为共同组织、领导者,理所当然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责任主体。

  二、宋某何以构成集资诈骗罪?

  集资诈骗罪规定在《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与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同样都是《刑法》第三章“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中的罪名。根据法律规定,该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且数额较大”的行为。因此,构成该罪需具备实施了“非法集资行为”,采取了“诈骗方法”,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三个关键要素。

  首先,该案是典型的传销案件,从涉众特性与涉案资金集聚特性来看与非法集资完全吻合,本案参与人员数千人,且是公开面向全国各地不特定人群,而且向每个参与人员吸收7千元至7万元不等的资金,累计金额4800万元,十分巨大。因此,完全符合非法集资的行为特征。

  其次,作为传销活动发起人,宋某虚构事实欺骗不特定多数人,以诱使他人参与,存在诈骗行为。宋某虚构了其实际控制的圣歌莲娜公司一两年后要上市的事实,并编造其公司辉煌发展史,杜撰其公司拥有大量产业的事实,骗取他人购买其公司所谓的原始股,并以高额返利为诱饵让参加者积极参与发展下线的传销活动。

  最后,宋某实施的诈骗活动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从发起以发行原始股为名的传销活动开始,宋某就明知其不可能归还参加人的资金,因为宋某根本就没有运作其公司上市的行动,其所经营的圣歌莲娜公司也只是经营状况很一般的小公司,不具备上市条件。从资金的去向来看,传销活动所聚集的资金都由宋某控制支配,除了支付传销活动的成本以外,其余资金均由其转移出境并非法占有。因此,宋某的本意是以利用传销活动进行集资诈骗,以实现其个人占有非法集资所得资金的目的,宋某应构成集资诈骗罪。

  根据2013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六条“关于罪名的适用问题”规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同时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集资诈骗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本案中,根据宋某犯罪情节,适用集资诈骗罪应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而适用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只能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故应对其以集资诈骗罪定罪处罚。

  另外,本案之所以未将王某、颜某等五名组织领导者认定为宋某集资诈骗的共犯,是因为从案件显示的证据来看,虽然王某、颜某等五人知道宋某存在夸大宣传甚至欺骗宣传的行为,但无法证实他们对宋某虚构圣歌莲娜公司上市一事完全明知,也不能证实他们与宋某共谋实施诈骗,也就无法证实他们五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因此,该案中只认定五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免责声明:以上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发表文章或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Email:1572209867@qq.com,我们将迅速处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fcxyg.cn/2599.html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10-0000000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57220986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