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新闻资讯 17岁被强暴,34岁成老鸨,37岁拍片拿大奖!期间被人骗去湖南搞传销

17岁被强暴,34岁成老鸨,37岁拍片拿大奖!期间被人骗去湖南搞传销

本文转自益起美好(iyeemedia) 她被人强暴、和出轨丈夫离婚;开按摩店、兑歌厅;弄黑煤窑、搞传销、蹲过大牢…… 现在是一名演员,还做过纪录片的制片人。…

本文转自益起美好(iyeemedia)

她被人强暴、和出轨丈夫离婚;开按摩店、兑歌厅;弄黑煤窑、搞传销、蹲过大牢……

现在是一名演员,还做过纪录片的制片人。

在她的身上故事太多,好像怎么说都说不完。她就是唐小雁,那个游走在灰色地带,在命运的泥潭中苦苦挣扎,拼了命讨生活的女人。

她和其他人一样,都只是想努力地活下去。

可能我们很难想象,一个女人怎么会经历那么多?在她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人生最残酷而又魔幻的戏剧性,今天就让我们去揭开那段最真实的过往,把它分享给每一个被生活撂倒的人:

要么好好活着,要么赶紧去死!

01

从边缘游民幸存者

一跃在纪录片领域名声大噪

“要是没有我们这些人,纪录片导演都拍啥啊?他们不都得喝西北风?”台下认识不认识她的观众都鼓掌笑起来。

2011年南京“第八届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颁奖现场,唐小雁上台领奖的一席话瞬间点燃全场的气氛。

彼时,很难看出她那种混迹于三教九流中的游民样子,有的只是东北人的直爽与幽默。也就是那一年,组委会破天荒把 “真实人物奖”颁给了她。

这是中国独立影响年度展史上头一遭——把“真实人物奖”颁给了一个真实人物,而不是一个演员或者导演。

颁奖词是这样描述这个东北女人的:

“有感于她在影片中的表现力即她的勇敢生活的能力,有感于她所携带的社会议题的丰富性,以及我们对于她在影片中的存在方式的疑惑,她的出现将有助于探讨纪录片本体问题和纪录片伦理问题,也有助于揭示我们自身的生存境遇。”

02

受苦的命来到世上

一路狂飙着挣扎

唐小雁,原名唐彩凤,就像李商隐在《无题》中吟诵的那样: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可是现实却大相径庭,她更像是含苦而生的孩子。

在徐童的纪录片《算命》里,她以一个配角的身份赤咧咧地抢占了银屏。

镜头里,她叼着烟,浓妆艳抹,一嘴不良词,满身社会痞气,在找老相师厉百程改运。

老相师分析:孤苦命,需要改命。

命到底改没改?无从知晓了,反正名字是改了,叫唐小雁。

也就是在这里,她碰到了蹲在厉百程屋里拍摄的徐童。命运该怎样流转,也在此悄悄埋下了伏笔。

唐小雁,1975年,出生于东北农村。母亲当时生她时难产,差点一尸两命。人生的苦,就此拉开序幕。家庭贫寒,兄弟姐妹众多,作为最小的孩子,本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她,哪曾想不仅没有得到丝毫宠爱,反而要分担家庭的重担。

农忙时下地干活,上小学时还要想着自己赚学费。8岁的她骑着“二八大杠”叫卖冰棍,挣学费。初一时,家里供不起,就直接辍学了。算是如了爸妈的愿,家里多了个劳动力。

唐家合影,二排中央女孩为唐小雁

没了书读,她彻底成了个农民,开始下地干活。仿佛这就成了一条穷苦农民生存的法则了。家庭原因,父母从来不惯孩子,父亲更是暴脾气,经常破口大骂,有时候还动手打人。

最厉害的一次,差点把她打死,一脚踢在她肚子上,气都喘不过来。这样的家庭,再加上唐小雁小时候比较淘,整一次就走了,整两次就不在家了。

这个家怎么待?根本待不下去了,只能在外头待了。

后来,唐小雁就跑到山里帮人做活。三月份的原始森林天寒地冻,但是17岁的她已无处可去。一天,在山上干完活,去一个饭店吃饭的时候被一个地头蛇看上,然后被地头蛇找上家门,强行拖到地里强暴。

至今那个噩梦般的情景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她曾说:”我当时就在想,我手里有枪,我就直接把那人给嘣了……”

那个年代,那个时候她不敢说,也不能说,只能深深地埋在自己心底。

这样的生活给她的只有噩梦,她想逃离,可是就像炼狱一样,她跳出来了,却又进了另一个魔窟。

03

命运的玩笑都开在她这个

野草般的人生上

1993年开春,她和朋友们来到北京,在宾馆做服务员。一番折腾,天真的她以为彻底离开了家,可哪曾想魔爪正向她伸来……

宾馆老板是个色狼,对她图谋不轨。她偷出身份证,果断离开了。

交了一个北京男友,因为是农村人,被人瞧不起,硬生生被搅散。

失了意,回老家待了一段时间。很快她再次进京找了活,认识了香港人,处了对象,在恒基中心里的香港公司学画图学设计。

唐小雁和香港公司同事在北京逛公园(左一)

这会该顺风顺水,好好安生了吧,可是并没有。她没抓住机会,没多久就以分手告终。

跑到迪厅跳舞,认识个斯文的男人。跟着出去“喝点东西”,却被带到家中,一把菜刀顶脖子上,男人称自己是杀死3个女孩的通缉犯,唐小雁被逼迫脱衣服。

她害怕极了,为了活命,她只能顺从,用自己的身体换了性命。

这个通缉犯都被她的镇定自若所折服,唐小雁走时还给她留下了呼机号。

打车回到住处,她仍是心有余悸,整宿都在发抖,内心极具的恐慌,可却无人诉说。

后来,遇见了前夫,结了婚,有了儿子,本以为飘摇的生活要安定了,但丈夫不着家,很快出轨了。

期间又去了湖南搞传销,不久传销被端了,又回到北京讨生活。

唐小雁好像看清这样的生活,她拼命地去找寻能站立的地方。

听说中俄边境互贸区靠赌场合法,就找了一家“码房”打工,可没干十几天,就被公安抓了,再回来时,宿舍也被洗劫一空,真的是身无一物。

越想混个人样,越逃不过狗命!

最终兜兜转转还是回到北京,34岁的她在高碑店开了家按摩店,养着两个小姐。

从少女走到现在,她以最爷们的一面站在大众面前,而背后也是个柔弱女子。

在《算命》中唐小雁曾有一个特爷们的镜头:

一个无赖汉,在她店里闹事。

她连拉带拽把无赖汉扔出门外,面对无赖汉的死缠烂打,她吩咐手下的女孩拿来棒子,然后在骂骂咧咧声中,她走出门外……

最后这个闹事的深夜,在争吵声中,无赖汉头上缝了五针,唐小雁甩给他二百块钱终结了。

也曾在醉酒后崩溃大哭,抱着干女儿(按摩店里的一姑娘),讲述第一次被强暴的经历。

也许,这里的任何一件事情发生在普通人身上,都能把人重压到崩溃。可是唐小雁没有,她顽强地站起来,像是戴着生活的假象面具一样,向前走着……

所以,这也许是这个女人能逆天改命的重要原因之一。

04

江湖险恶她深陷囫囵

但总有些情义一直都在

2009年3月,按摩房被仇人点炮,店里的小妹给抓了现行。小女孩(也就是唐小雁的干女儿)扛不住电棍,当场把她给“撂了”,随后唐小雁被抓。

那时候,徐童还在拍摄《算命》纪录片的途中,得知唐小雁入狱的消息后,火速从云南飞到北京,抵押了自己的车子,凑了7万块钱把唐小雁捞了出来。

见到徐童,她就说了一句话:“你让我干什么都行,你要我的命我也给。”

当然徐童也不会要她的命,只是说把她在纪录片《算命》里头的镜头不打马赛克剪进去。

“仗义每多屠狗辈,无情最是读书人”,显然徐童不是这样的。刚认识两个月,他就出面捞唐小雁,如此讲义气,就算不为别的,单说报恩,唐小雁也不会推脱。

更何况,是让她在纪录片中把最真实的自己“喊”给别人听,那一刻她可是代表的是一个阶层在发声。

干着“脏”事,却带着善心。在唐小雁的骨子里永远是善良的。

正如《算命》里老相师说的那样:

你这人,就怕人家说好话。两句好话转回来,心慈面软你是。

过年时店里的女孩给她请好,她问要多少钱?女孩说两三千,她却给了四千!她真的是把女孩当成了干女儿,掏心掏肺的对待,把自己走过的错路、遇到的危险说给干女儿听。

不曾想按摩房被举报,干女儿反手轻松地就给她“卖了”。

可是当她从拘留所出来后,还想办法把干女儿也救了出来。有人说“你真够意思,小丫头都把你整进去了,完了你还给她整出来”。

其实,唐小雁这个行事泼辣、脏话麻溜,看起来一身虎劲的女人一直都很善良。

她也曾给路边的乞丐零钱、给捡破烂的大妈攒瓶子。

唐小雁的生命卑微的像野草一样,但在被社会碾压到无所是处的时候,她又悄悄地站起来,这个压不垮的女人,突然让人有些肃然起敬!

随着纪录片《算命》的放映,唐小雁走入人们的视野。后来她又参与了徐童的很多部作品的拍摄制作——《老唐头》、《四哥》、《两把铁锹》、《挖眼睛》等等,这个消失的江湖儿女正代表着那个阶层以一个新的身份在走向银屏。

2014年,纪录片《挖眼睛》上映。

当96分钟的影片放映结束时,片尾字幕上赫然写着,制片:唐小雁。

她俨然成了徐童倚重的纪录片制作人,出入国内外各大电影节,放映现场、上节目,在文化人的圈子里混得风生水起,一时间活成了别人羡慕的模样。

好像一夜之间,唐小雁成了!

她成了徐童纪录片御用的角色,也和徐童成了莫逆之交,很多人说是徐童成就了她,但我看来在某种程度上是她成就了徐童,成就了自己,是她自己活出了“人样”!

05

命贱不贱?自己说了算

徘徊还是奔跑?自己选择

“我自始至终都没有改变,唯一改变的是我的职业。”

在《锵锵三人行》节目中,作为一个“江湖女”,他们聊得话题料猛、尺度大,诉说过往时,唐小雁没有抱怨社会,没有抱怨他人,只是说自己没念过什么书,说不出什么文绉绉的话,但是她和很多人一样,都只是想努力活下去。

主持人窦文涛说:“小雁其实很有能力,做了一整期节目,一句脏话都没讲。”

于风尘中游走,迫于生计干了偏门,唐小雁从阶层边缘的“游民”跻身所谓的文化圈。她什么都感受过,什么都忍受过,什么苦都吃过,什么都失去过,什么都哭过。

在一段采访中,唐小雁曾说起在北京干按摩店的原因:

我就觉得开这个挺挣钱、能养家。母亲、孩子要养,母亲需要治病……”

唐小雁知道干这行就是铤而走险,就是在金钱与欲望间下赌注,基本没有什么好下场。

一年后母亲不幸离世,按摩店被查封,她踉跄入狱。

游走偏门,铤而走险,也大抵是迫于无奈,谁愿意每天提心吊胆的活。

社会底层的边缘的人,命如草芥,少了谁,多了谁,生活都得继续。

正如说的那样:不吃就得被吃——做牙齿总比做草料好。

虽然写有“唐小雁”三个字的纸还压在观音像下,改运的红绳还系在她肚脐上方,但唐小雁已然不是那个唐小雁了。她以自己的方式野蛮生长,从沦落风尘的老鸨成了光鲜亮丽的制片人。

哪怕是房檐跟屋梁把生活压得再低,也会有另外一片希望的天空。

卑微的可怜,却坚韧的可怕!

“要么好好活着,要么赶紧去死!”

免责声明:以上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发表文章或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Email:1572209867@qq.com,我们将迅速处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fcxyg.cn/2132.html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10-0000000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57220986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