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帮助
首页 直销动态 揭底长青直销公司的私生子长刘忠源曾因传销被判刑三年!(二)

揭底长青直销公司的私生子长刘忠源曾因传销被判刑三年!(二)

反传销一哥网讯: 根据法律规定,中国的直销公司只能在政府批准其公司的市场区域进行直销运作,而没批准的区域或省市,不得发展其公司直销团队。但在近年来,许多直销企业无视《直销管理条例》…

反传销一哥网讯:

根据法律规定,中国的直销公司只能在政府批准其公司的市场区域进行直销运作,而没批准的区域或省市,不得发展其公司直销团队。但在近年来,许多直销企业无视《直销管理条例》,为了提升业绩,通过模糊直销区域的范围,进行直销业务活动等现象已经逐渐让人见怪不怪了,长青也正是抱有侥幸心理的其中一家。

纤缇内衣,违规经营

2015年期间,长青(中国)日用品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在广州正式成立。与此同时,长青(中国)还与海鸥、千誉两家企业举行了战略签约仪式。

相关新闻声称,三方的战略合作将使长青(中国)在传统销售领域里增加了品牌为“纤缇”(Slimtis)的美体内衣,不久之后,“长青(中国)美业发展中心”成为了该款内衣的经营主体。

而实际上,虽然长青方面明确表示内衣是“传统销售”领域新增的产品,但其实该产品是采取直销模式进行运作的。另外我们还在商务部网站上经过查询后发现,长青获准备案可以进行直销的分公司只有青岛分公司一家,并没有广州分公司,长青公司的这种行为无疑违反了直销企业不得跨区域经营的规定。而且据了解,长青广州分公司在广西也通过直销的方式发展出了纤缇的团队,这种行为更是“错上加错”。

在长青纤缇官方发布的《关于“规范市场经营行为”的重要声明》中,更是有明显的“禁止以直销经营活动为嫁衣”的字样,倘若长青广州分公司当真是以传统销售模式进行运作的,这篇声明又为何要以规范“直销经营活动”为前提?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看长青纤缇双轨制的奖金制度。据南方地区的一位经销商透露,长青纤缇的参与者将有机会拿到六重奖励:分享奖、启动奖、拼搏奖、感恩奖、宝马奖和全球分红。

1. 分享奖:入级代理门槛为2000元,直推奖百分之五;初级代理门槛为6000元,直推奖百分之六;中级代理门槛为1.2万元,直推奖为百分之八;高级代理门槛为2.4万元,直推奖为百分之十。(这四个级别,与前文提到的长青微客的四个级别的门槛完全一致,可见,长青的互联网中心和美业中心,当属一脉相承)

2. 启动奖:提取首碰小区业绩的百分之二十。(碰够2.4万元的业绩为止)

3. 拼搏奖:小区业绩的百分之十,无限层对碰,封顶为每月720万元。

4. 感恩奖:初级代理可拿第一代拼搏奖收入的百分之十;中级代理可拿两代拼搏奖的百分之十;高级代理可拿三代拼搏奖的百分之十。对应的业绩要求分别是两个区业绩累积各达到10万元、20万元、30万元。

5. 宝马奖:两个区当月业绩都达到50万元。

6. 全球分红:帮助两个区当月各出现一台宝马,可以全年获得全球业绩的百分之一,假设有10个人达到这个指标,则每人拿到这百分之一的百分之十。

再说聘位,长青纤缇将参与者分为五个聘位,分别是美丽女神(当月两个区业绩各10万元,奖励看当月公布)、时尚女神(当月两个区业绩各20万元,奖励看当月公布)、智慧女神(当月两个区业绩各50万元,奖励宝马)、幸福女神(当月两个区各有一个智慧女神产生,奖励全球分红)、凤凰女神(当月两个区各有一个幸福女神产生,奖励全球分红,既能享受凤凰女神的福利,也能享受幸福女神的福利)。

顺带一提,长青纤缇的官方公众号认证主体也并非广东分公司,而是广州市纤缇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的公司类型已经在2019年从有限责任公司(外商投资企业与内资合资)变成了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在2020年4月4日发生的一次工商信息变更记录中,该公司的股东变成了广州欣宝盛贸易有限公司和龙岩市新罗区思丽蜜缇贸易有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这两家公司的成立时间都在2020年3月,且注册资本分别是3万元和5万元。

至于产品本身,在纤缇经销商晒出的一些“真人案例”中,似乎所有人都能看到纤缇内衣所具有的塑形功效。




然而,在最近一段时间,纤缇内衣的真实功效正因消费者的投诉,而饱受质疑。


多款产品,超出备案

而对于长青源等企业的挂靠行为,《关于进一步加强直销监督管理工作的意见》曾明确提出,“如有合作方、关联方挂靠直销企业,打着直销企业旗号或借助直销牌照影响力从事传销,而直销企业提供支持、帮助、纵容或默许的,对合作方、关联方以从事传销活动进行查处的同时,对直销企业以为传销活动提供便利条件进行查处,情节严重的,对直销企业以传销共同违法行为进行查处;如直销企业负责人为合作方、关联方违法活动站台、宣传或提供帮助、便利,又难以追究直销企业责任时,对该负责人个人追究为传销活动提供便利条件的责任或共同违法责任”。

再说回产品,事实上,长青获准进行直销的产品只有四种,分别是威尔瑞牌冻干蜂王浆胶囊、御丰园牌蜂胶软胶囊、威尔瑞牌维生素C咀嚼片和薇基因®抑菌凝胶。并不包括上文提到的纤缇内衣,宁密康,妇宝宁,SC88海能量食物清洁液等多款产品。

还有一些宣传图片所展示的“长青五宝”,即宁密康、蜜域高纯活化凝胶、歆奥力植物复合片(压片糖果)、优维尔谷物粉、友奕力,竟然没有一“宝”属于长青获准进行直销的产品范围。

其中,优维尔谷物粉还被经销商晒出的截图暗示该产品具有治疗糖尿病的功效,这种行为毋庸置疑地也属于虚假宣传的范畴。

经查,此产品的生产厂家为青岛马克食品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青岛马克健康产业有限公司),该公司仅具有食品生产许可证。


综上所述,长青中国存在在准予直销产品范围外经营其他产品的行为,其行为涉嫌违规经营。据《直销管理条例》(国务院令第443号)第四十二条显示,直销企业违反规定,超出直销产品范围从事直销经营活动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改正,没收直销产品和违法销售收入,处五万元以上三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三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吊销有违法经营行为的直销企业分支机构的营业执照直至由国务院商务主管部门吊销直销企业的直销经营许可证。

肽来传销,判决始末

曾风光无限的刘忠源在最近两年因前文提到过的肽来生物传销案而“陷入泥淖”,调查发现,这与其曾组织、领导过传销活动有关,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刘忠源于2018年9月7日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思南县公安局取保候审;经思南县人民检察院决定,2018年12月7日被青岛市公安局黄岛区公安分局执行取保候审,那么这起案件的前因后果是怎么回事呢?

2019年6月5日,思南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人刘忠源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一案,该案是该法院审理的首例涉外刑事案件,该案件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综合“思南法院”公众号所发布的消息以及《刘忠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一审刑事判决书》进行整理,本案前因后果如下:2013年,黄祖彬与郑永强、袁卫东、李长城(均已判刑)在河南省郑州市注册了“会员管理系统”,以“乐活天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名义在网上销售妇科产品“御淑清丹”,先后聘用袁博(已判刑)、马利文、程姣艳、聂玲玲等人为员工,通过微信宣传吸收人员注册,参与人员在至少缴纳4000元后方能进入系统并注册成为会员,系统自动分配一个会员账号给入会人员购买、销售“御淑清丹”的方式实施传销活动。

2015年1月,乐活公司与刘某、济源生物有限公司合作,乐活公司在安徽省亳州市注册了亳州乐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由刘某向亳州乐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提供妇宝宁原料,济源生物有限公司负责生产妇宝宁、凝胶产品,乐活公司负责销售。此后,乐活公司开始在网络销售平台上以妇宝宁、凝胶产品为载体,继续从事传销活动。

据悉,郑永强等四人及传销组织区域负责人利用微信进行宣传和销售,以网络为依托,夸大妇宝宁产品的功效,以高额回报为诱饵,设置了4030元的入会门槛,通过拉人头发展下线,层层盘剥返点的营销模式,引诱他人加入该系统成为会员。在销售系统内设置会员层级A组(精英组组长)、B组(领导组组长)、C组(领袖组)组长、董事、一星董事、二星董事、三星董事、四星董事、五星董事,以“上七下八”的模式晋级,并设置每个层级的晋级奖励,其中精英组4000元、领导组4万元、领袖组40万元,一星董事、二星董事、三星董事、四星董事、五星董事将分别得到其伞下业绩收入的1%、2%、3%、5%、7%,从一星董事到四星董事晋级过程中,该董事还会获得价值20万元的轿车一辆,晋升为五星董事后可获得别墅一栋。

(庭审现场)

2015年12月,为了推广妇宝宁产品,郑永强、黄祖彬等人通过刘忠源介绍认识了徐新程(已判刑),徐新程将四人介绍给王剑认识,双方达成了合作意向。2015年12月30日,王剑将其名下的一家公司变更为“北京肽来生物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用于申请直销许可证。肽来(北京)公司成立后,北京肽来细胞基因工程有限公司、肽来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北京肽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也随之注册。虽然以“肽来”名义成立的多家公司有不同的法定代表人,但事实上,除肽来(北京)公司正常运营外,其他公司均无办公地点和办公人员,可谓“五块牌子,一套人马”。

(其他相关参与人员等案件)

2016年1月底,刘忠源等人召开会议,成立战略委员会,该委员会为公司最高权力机构,成员有郑永强、李长城、袁卫东、黄祖彬、徐新程、童黎明、刘忠源。刘忠源任公司顾问并负责“会员管理系统”的管理和升级更新。

思南县公安局于2016年3月29日立案侦查,于7月29日将郑永强、王剑、袁博、付青江、童黎明、王彬、罗福孝等人抓获,同时对被告人黄祖彬及李长城、袁卫东、刘忠源进行网上追逃。据了解,乐活公司、肽来(北京)公司传销组织的层级达到五层。经铜仁市同致联合会计师事务所司法会计鉴定:乐活公司吸收传销资金共计317487233.97元;肽来(北京)公司吸收传销资金共计180672743.66元;刘忠源个人非法获利6848082.43元。

被告人刘忠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罪名无异议并自愿认罪,辩称自己只是介绍了一个软件开发商给肽来(北京)公司,他们之间产生纠纷后,自己再来负责居中调解,公司顾问只是个头衔,没有实际参与公司决策管理,请求免予刑事处罚。

最终,法院对此案判决如下:一、被告人刘忠源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五十万元;二、被告人刘忠源退缴的赃款6848082.43元,予以没收,由暂扣单位思南县公安局上缴国库。被告人刘忠源多退缴的151917.57元折抵罚金。

本案后续进展如何呢?另据《刘某1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二审刑事裁定书》(这个刘某1正是刘忠源)显示,二审驳回了刘忠源的上诉,维持原判。

而就在被网上追逃、取保候审、参与庭审、依法判刑这段期间,刘忠源还在2019年1月以“IMMERI乐源暨长青源首席执行长”的身份,出席了长青IMMERI乐源加纳公司开业的活动;同年9月,刘忠源还随长青其他高层领导接待了马来西亚雪兰莪州行政议员等人;今年年初,刘忠源又出席了长青中国2020年会盛典……可见,身份不改、冠缨未变的刘忠源似乎并没有因为上述传销活动而受到什么影响。

如今的马来西亚已经日益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东南亚首选地,而与此同时,不少来自马来西亚的企业到中国投资也已逐渐形成了一种趋势和风景。但在这些跨境投资的企业不断壮大的期间,部分公司无视法律规定,只为追求利润,在野蛮发展的道路中,从事违规经营,伤害了不少消费者的权益,这种现象无疑会成为一种伤害身处该领域的相关企业感情的信号。

随着近年来监管部门的更加重视,这样的现象正逐渐减少。但是对于一些长期以来打着直销幌子违法经营,甚至从事传销活动的企业或个人,仅通过自律教育是不够的,这必须仰仗市场监管部门与公安部门的“雷霆手段”方能得到根治。有行业专家指出,一些传销组织利用直销来混淆视听,而有些直销公司也故意打擦边球,甚至踩踏了传销的法律红线,规范直销势在必行。

至于今后的长青会如何发展?刘忠源又会迎来怎样的结局?挂靠之事还会不会继续在长青公司内部大行其道?对此,反传销之窗网将继续保持关注。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QQ120742072,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fcxyg.cn/2025.html
传销解救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10-69200242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chinafcx001@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8:00-22:30,节假日我们不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