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曝光专栏 一个引爆韩国疫情的邪教

一个引爆韩国疫情的邪教

前几天,几千个韩国市民走上街头集会,手举星条旗和太极旗。首尔市长赶去现场阻止,苦口婆心劝大家: 昨晚一夜之间又确诊了142个,现在已经没有清净之地了,你们赶紧散了吧。 结果被市民撒…

前几天,几千个韩国市民走上街头集会,手举星条旗和太极旗。首尔市长赶去现场阻止,苦口婆心劝大家:

昨晚一夜之间又确诊了142个,现在已经没有清净之地了,你们赶紧散了吧。

结果被市民撒米赶走了。

集会组织者,韩国基督教协会会长金光勋更是不以为然,他在台上喊麦:

在户外是不可能被传染的,哈利路亚!感染病毒死了也没事,我们是有上帝收的人。

如果有人感染病毒怎么办?金光勋说:肯刹那,来参加集会吧,主会把你们治好的。

“过几天集会大家准时来哦。”

然后吧,昨天韩国“三一节”,大几千人又上街了。

面对这样的信徒,上帝一定在想:你们严重拉低了我的智商。

本来韩国疫情控制得挺稳当的,2月20日之前确诊30人,再坚持坚持就春暖花开了。谁料,一个61岁的大妈成了超级传播源,一人直接致15人感染,1000多人被隔离。

这位大妈也是个信徒。

起初她因为交通意外住院,那时候已有感冒发热症状,但大妈说了,我没有接触过海外人员,拒绝做病毒检测。

确诊之前,自信又坚强的大妈顶着高烧,跑去教会做了两次礼拜。然后把教堂1000多人给“祸害”了。

信徒接连中招,教会却淡定地说:

别慌,稳住!你们一定要隐瞒自己接触过病人的消息。

因为他们相信“救世主”说的——这次疾病是魔鬼挑起的,目的是阻止我们迅速成长。

1

这些韩国信徒真的太魔性了。

准确地说,是邪教徒。

比如有个“统一教”,前阵子无视疫情办了一场近3万人的集体婚礼,无知无畏。而这位大妈所在的“新天地”更为邪乎,一个教,导演了整个韩国疫情防控的滑铁卢。

26日的数据显示,韩国当时确诊的1146例患者中,有597例和“新天地”直接相关。

从大妈引爆韩国疫情至今,12天时间,韩国新增确诊人数超过4000例。韩国成了中国之外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韩国官方近日表示,导致新冠疫情在韩国扩散开来的“新天地”教会,曾在1月派人来过武汉,但没有透露具体的人数。

截至目前,韩国“新天地”教会总共24万信徒中,绝大多数进行了病毒测试。韩国疾控中心对外称,这些教徒中有9000人已经出现了症状。

在此之前,因为教会授意信徒主动隐瞒身份,导致防控困难。韩国《中央日报》报道,前几日大邱市一名负责防控的主管官员确诊,直到确诊后,这位官员才承认自己是“新天地”的信徒。

很多人一定会纳闷:基督教不是弘扬真善美吗?信徒怎么会成为疫情的帮凶?

坏就坏在“新天地”不是正儿八经的基督教,既不真,也不善,更不美。

这个教在韩国存在了36年,他们觉得自己才是基督教的正统,其它的都是骗子。基督教界表示,你特么就是个异端,我界没你这样的邪教。

信徒做礼拜

有前“新天地”成员跟美国媒体说,这个组织充斥着封闭、强制、隐瞒的文化,信徒被洗脑后对教会绝对服从,所以才会成为病毒传播的温床。

信徒服从的程度超乎常人的想象。教会一声令下,堕胎、不恋爱、不结婚、辞去工作的大有人在,甚至可以和至亲反目成仇。

2016年,韩国八大教团列举“新天地”的劣迹时就说了,很多家长想从“新天地”中把自家孩子解救出来,“新天地”却教唆这些子女起诉自己的父母。

在中国,釜山雅各支派(新天地分派)禁止圣徒恋爱结婚,想结婚得向教会头头申请,但头头通常会给你洗脑:

好好做神的工,等天国成就了再结婚。

又有人要纳闷了:这也太荒唐了吧?

现实比这还要荒唐百倍。

2

“新天地”是这么教导信徒的:

1961年,那是一个秋天,傍晚。李万熙在回家的路上突遭一道白光照耀,吓得他扑倒在地……

这时候,一个声音传来:不要怕。

李万熙抬头瞧了瞧,看到一个圣灵体,像耶稣。紧接着,这位天人把手按在了李万熙头上,说你被神挑选为了保惠师。

李万熙就是“新天地”的大Boss,信徒眼中的救世主,他们说,普通人是承受不住这道“大光”的。

用咱中国人的话来理解,这相当于菩萨转世。

老年李万熙

事实上,李万熙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韩国男性公民,被打断腿也得做手术拄拐杖,老了也会头秃的那种,现年89岁。

这个韩国老头在他瞎编的自传中说,我是朝鲜李氏王朝的后代,作为光来到这个世界,我所到之处都有彩虹同行。

教徒信了,替他披挂黄袍,高呼万岁。

根据“新天地”的教义,作为救世主的老李子肉身会永生,他是引领地球村和平的天上总统。

新天地信徒无比拥护李万熙

虔诚的信徒不仅自己信,别人不信还不行。

稍微有点理智的人都知道,这不是胡扯嘛!得多强大的洗脑力量,才会让人相信如此扯淡的教义?

一个从“新天地”退教的网友说,他们擅于营造完全闭环的世界观。硕士、博士进来,都能洗成傻子出去。

“在正常人看来,这些教义实在不堪入目,但在被新天地成功洗脑的信徒眼中,这些胡诌的‘大光’和对‘实状’的解释实在过于美妙。”

3

亲历者说,这个过程比传销还厉害。

首先是伪装身份,技巧高明到让你怀疑人生。

拿渗透中国来说,他们通常是披着公益组织或者基督教的外衣,比如在太原,组建“照亮和平的天空”公益组织,通过举办户外活动、免费乐器培训、搞足球队等方式拉拢年轻人。

打着公益旗号,很容易攻破大部分人的心理防线。

一个在太原上大学期间误入“新天地”的小伙伴说,他们擅长伪装,懂得操纵人心。

“在太原人生地不熟,他们的热心时时刻刻感动着我,使我有一种强烈的归属感。”

亲历者自述

街舞社团、户外摄影、韩语学习班、免费学习《圣经》、同城交友、塔罗牌占卜、沙龙讲座等等,年轻人喜欢什么,他们就提供什么。

渗透方式繁多,江湖名号更是五花八门,如“国际青年和平组织”、“天上文化世界和平光复组织”、“世界女性和平组织”、“玛那青年国际联盟”、“中韩文化交流协会”。

总之,名字听着都特别高端。

伪装身份拉到人头后,他们就会通过逐级递进的培训进行洗脑,过程三步走:见面引导→挤压式授课→正式发展入教。

正式入教之前的洗脑过程大约一年半,经过学前班福音房、中级班、神学院等阶段学习,信徒基本被洗得神魂颠倒了。

拿“见面引导”来说,嘘寒问暖,甚至色诱,普通人多半没有招架能力。对了,这一阶段,他们通常会约你去肯德基、星巴克谈心。

到挤压式授课时,每天至少学习4小时,大量的学习和考试会占据你的正常生活,为的是让你没时间思考对错。

一旦有人打起退堂鼓,传道老师会谆谆教诲:

“你的苦恼源于你的软弱,现在不趁着机会通过学习改变性格和命运,你以后的人生也没啥指望了。”

伴随洗脑的还有恐吓。

在他们的教理中,试图离教、背教、反教的信徒都会死于各种意外事故,诸如这般恐怖的精神渗透,让信徒言听计从。

此外,他们玩得一手反间计。

一些骨干会伪装成洗脑班普通学员,与意志还不坚定的初级学员套近乎,套取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对有异心的,实施精准的打击报复。

邪教徒甚至不惜牺牲肉体,以此来引诱有一定社会地位的男男女女,比如公务员、媒体人、教授学者、企业主。

因为这些人掌握话语权,加以利用那就是一把利器。

更牛掰的是,人家还有一套非常完整的组织架构,出门能传道,回家能搞情报,财务部、通信部、文化部、建设部应有尽有,各司其职。

一个小伙伴看完这张图发出感慨:

这架构比我们公司还完善!

4

本来吧,信仰自由,有宗教信仰也没啥毛病。

但信仰邪教这事儿就不一样了。

对社会来说,邪教组织就是一颗毒瘤,极容易造成失稳。比如韩国这次疫情扩散。

韩国是没有基层组织的,底下由各种教派“控制”人心,基层一旦受不良蛊惑,势必产生破坏性。

从“新天地”退出的网友说过,这个邪教尤其喜欢制造民族仇恨和国民对立。

保守估计,目前“新天地”在全球的信徒超过30万,其中韩国24万人。

除了韩国本土外,新天地信徒主要分布于中国、南非、美国和德国。其中中国信徒大概2万人,长春、大连、北京、上海、沈阳这五个城市占一半。

这些是正式入教的,受其裹挟,没有正式入教的数字更大。受其影响的人不计其数。

至于个人,深陷邪教不能自拔,结局往往是:

人财两空。

“新天地”的信徒经常提到一个数字“14万4千”,因为他们的教派说,当信徒数量达到14.4万人时,已故殉教人士的灵魂与信徒们的肉体将合二为一,实现“灵肉一体,神人合一”的永生状态。

很多青少年、年轻人不惜放弃学业、工作加入该教,就为了专心信教和传教,求取一个人为编造的“永生”。

网友说他老婆“哪怕离婚都要永生”。

2016年那会,眼看信徒超过16万,谎言要破了,邪教赶紧改口说:

“14.4万指的不是信徒,而是祭司长。”

意思是你们还要不断学习,给神做工,继续给教会续费,争取修炼成祭司长。十一捐、主日金、感谢金、建筑金、赞助金,用各种名堂掏空你的收入。

有消息称,信徒捐给新天地教会的金额占个人收入40%以上。这也是他们喜欢招揽年轻人的原因之一,年轻意味着潜力,提款期限更长。

早些年,教主李万熙有个情妇叫金南熙,被信徒们称为月亮,李万熙是太阳。

这个金月亮最开始就是个普通信徒。然后李太阳图人家貌美,就给自己疯狂加戏,告诉她说:

你是上帝从天上送来的伴侣,我必须娶你。

如果金南熙不答应,那就是违背了上帝的指示,全家都会遭报应、下地狱。

听完,已有两个孩子的金南熙迅速改嫁。

一个家庭说碎就碎了。

上梁不正下梁何以不歪?一些退教的信徒说起“新天地”,会提到一个高频词:淫乱。男性高级骨干利用职权之便玩弄女信徒不是稀奇事。

上海有一位老信徒醒悟后就出家了,当起僧人改信佛,可见新天地的毒性有多大,能让一个人颠覆宗教信仰。

5

这次疫情发生后,中国的新天地信徒也没少作妖。

比如武汉和上海地区的信徒,借着为武汉祷告的名义拉人头,趁机发展成员。

你说这些人是坏吗?其实是鬼迷心窍了。

编故事的人告诉你,世界末日就要来了,你恐慌。他接着说自己是救世主,你惊喜。

最后他跟你说,信他才能得永生。你便不惜一切追随。

首尔市长朴元淳说,李万熙在教会内部的影响力令人无法想象。相较政府,教徒选择服从他的指令。

这样的邪教比病毒还可怕。

免责声明:以上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发表文章或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Email:1572209867@qq.com,我们将迅速处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fcxyg.cn/1798.html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10-0000000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57220986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