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曝光专栏 一块金表引发的韩国政坛“大案”

一块金表引发的韩国政坛“大案”

近几天,韩国疫情处于失控边缘,感染确诊人数突破4200人,而且没有降下来的迹象。所有人都认为,韩国现在要当机立断,采取断然措施,切断传播途径,建设方舱医院…&#8230…

近几天,韩国疫情处于失控边缘,感染确诊人数突破4200人,而且没有降下来的迹象。所有人都认为,韩国现在要当机立断,采取断然措施,切断传播途径,建设方舱医院……等等,这也是韩国人、中国人的期盼。虽然中韩两国政体不一样,但在疫情面前,抗击病毒的方法目前也只有中国的好用。总而言,虽然晚了许多,韩国先不管别的,反正就按武汉的作业抄,说不定还有很大的机会取得抗击疫情的胜利。

但是,我们似乎小看了韩国人民。面对如此大的国家灾难,韩国人民迅速而又一如既往地投入到了热火朝天的斗争中。当然,不是抗疫斗争,而是他们更为熟练操作的政治斗争。从高层政客到普通民众,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先不管疫情往哪发展,坐都没坐稳,先开整。

第一,得整明白疫情从哪来的,怪天怪地就是不怪自己,先怪没禁中国人入境,再怪口罩都给了中国,又怪没管好韩国境内的中国人。难怪,这是韩国(右派)政客的思维定式,好事从来都是美国给的:美国给安全、美国给救济、美国给医护。只要是好事,美国能给的也得给,不能给的也得给,只有美国才是青天;坏事从来都是来自中国的:中国给经济下行、中国给沙尘暴、中国给瘟疫、中国给了核问题、中国给了分裂。只要是坏事,中国能给的也得给,不能给的也得给,就你了,别想跑!

第二,要继续左右互掐,这个利用各种事件把对手往死里整的传统更不会丢弃。疫情一来,黄教安任党首的未来统合党等右派政党与势力,更是得到了满手的牌:口罩少,骂;左派议员说了句“封城”,骂;文在寅邀请各党领袖会谈,骂……只要你文在寅做的,就是该骂的,反正也不用提方案,骂就是了。方案嘛,管他有没有。即使自己的老窝是大邱和庆尚北道也不在乎,骂舒爽了再说。疫情嘛,做个秀就好了,人死不死的,我都亲自戴着口罩去首尔一个小巷子里消过毒了,和我有什么关系?这搞得同一阵线的大邱市长和庆尚北道知事都有点懵逼了:嘿,兄弟,我这正等着救呢,你4月15号的选票究竟还要不要?

第三,整的目的是为了下一轮更好的开整,这也是韩国人民的惯性思维,不舒服就换个总统玩玩。朴槿惠勾结邪教,那就搞掉她,换个总统上台试试水。疫情来了,文在寅政府最早还信心满满,各方面做了充足准备,预防措施那叫一个严密,严阵以待守住前方,并通过援助等方式,试图“御敌于国境之外”。可即使这样,防来防去还是没防到自己人头上:一个新天地教的大妈,直接叫韩国的疾控体系破功崩溃,大邱与庆尚北道迅速瓦解,4200人的确诊数绝不打住,同时也直接击垮了以传销方式严丝合缝的新天地教,副得老教主出来跪地求饶。

老教主李万熙这一跪不打紧,跪出来个大雷。

先看看李教主是怎么跪的。上图:

3月2日,新天地教教主李万熙下跪谢罪

跪得比较标准,腿是腿、手是手的,挺好。尽管心有不甘,李教主还是说,新天地教给韩国民众造成了极大的后果,非常羞愧,也承认自己并非“永生不死”,也是肉胎凡身。

换在平常,这场记者招待会也就是个平凡的见面会,大致就是否认三连的2.0版:我没有,不知道,别瞎说。基本套路上,大致也就是大家互相泼点脏水,像现场那样有大妈高声叫骂几嗓子、记者们问几句新天地教是否自带防毒功能就完事了。毕竟,新天地教也是“受害者”,因为最大的锅中国背着呢,新天地教教徒也是“到了中国后才染上的”。

在严重的疫情之中,按正常,得赶快防控疫情,这事过就过去了,小插曲,不值得大书特书。

如果你这样想,你已经严重曲解、误解、不理解韩国政客,也说明你真不了解历史了。因为这一幕,在韩国历史、甚至朝鲜王朝历史上出现过无数次的翻版。

眼尖的好事之徒立即“看出了”两个万万不可错过的细节:1.李教主上衣袖子为什么那么短?2.李教主带的手表上为什么为青瓦台的双凤标志,还有“朴槿惠”三个字?

看到这里,正常人的思维是这样的:看到朴槿惠,想到李万熙,就会联想到邪教,然后联想到右派,联想到黄教安不愿意称新天地教为“邪教”的种种过去,就会想到这个邪教秘密地在发展教徒,甚至伪装成其它正经宗教教徒去李代桃僵式地发展,然后会联想到那个用“哈利路亚”去抗击病毒的全光勋,然后然后……你可以挥起想象的翅膀了。

不过,看官啊,你又不正常思维了。右派大表哥们的思维是这样的:为什么李万熙会举行发布会?为什么他会跪下?为什么穿这么短的衣服?为什么今天戴这个表出来?–>答案就是:李万熙为躲避罪责,被文在寅招安,故意栽赃给朴槿惠,然后联系到右派,然后联系到4月15号选举。。。。这一定是阴谋,天大的阴谋!

这还得了!来,挖之!不挖不打紧,一挖料可真多!太棒了!

这个地方应该词穷,可以用诸多象声词来形容来填补空缺,大家可以自己脑补。

来,一起看戏,不,是一起看证据。

先看新天地教的机关报《天地日报》:

总统选举时,新天地教为文在寅拉票宣传

还是为文在寅拉票宣传

这还在宣传文在寅当特种兵时的优秀事迹

这分明就是穿一条裤子的啊。

不过,这还不够,不是铁证!毕竟,选举拉票,还有一个就是,报纸这东西,它不太贞洁,谁给钱宣传谁。因为它是商业运作的。

现在需要的是铁证!什么是铁证?手表本身是假的,就是铁证。来,大家坐稳,来一波铁证。

总统选举时,新天地教为文在寅拉票宣传

首先,就是有没有朴槿惠表这一个。当然有。因为总统在任时,青瓦台会出一系列的纪念品,其中就包括手表。

李明博时期的是这样的:

下图就是新出的文在寅手表。

朴槿惠时期的纪念手表是这样的。

“正宗”的“朴槿惠手表”

左为李万熙金表,右为正式的金表

放大了看。

可问题就出在这里。仔细看,大致有几点不同:左面李万熙戴的表,是镀金的,有数字日历,表链是竖向的,时间格也比较长;而“正宗”的则是镀银,无数字日历,表链是横向的,时间格短。更重要的是,两者“朴槿惠”的“惠”字不一样!

好吧,“铁证”已现,那就闹吧。未来统合党一名议员首先发难,直指文在寅政府“丧心病狂”“国难至此,还在伪造证据,抹黑保守派”“人如其名:文灾人”。其后诸多保守派人士纷纷发难,声称文在寅政府为回避国难责任,转嫁韩国民众要弹劾文在寅的焦点,而将疫情推到新天地教身上,并“收编招安李万熙”,上演了这一出戏,以让国民联想到大邱、联想到疫情,进而栽赃保守派。

一时间,保守派群情激扬,大有不搞死文在寅不收场的架势。

想想也是,都这个时候了,你文在寅不全力救灾也罢了,竟然想出这等拙劣把戏戏弄国人,那是万万不能再呆在台上,否则天理难容!

李万熙招待会过后,韩国舆论一片哗然,大家都将矛头对准了“造假”和文在寅政府。

事已至此,可能都认为确实在韩国政治太污了,而且明显水准不太够。

其实,下结论不能太早,还有后续。

这事一出,闷在家里、天天看疫情数字郁闷无比、无瓜可吃的韩国网民不干了:你这一把搞死了,我们看什么戏啊?不行!我们只看连续剧,不看这种没劲的单章剧。

于是,针对提出的这几个不同,韩国网友们就开始了神操作。

首先,网友指出,朴槿惠时期,事实上是金表银表都有,朴槿惠才没几年,保守派们就忘记了她。表的问题,各种样式、表带,模样都是好几种。差别就是青瓦台专门礼物和送给国会议员的,还有一些特别的,是不一样的。

其次,网友指出,文在寅政府与新天地教的关系只是停留在报纸宣传上面,而朴槿惠等与李万熙本人的关系可不一般。

看李万熙身后的瓷瓶,上面的题字,可是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总统的亲笔。

再看朴槿惠本人和李万熙的私交:

第三,李万熙带这个表可不是今天才戴的。有图为证。

最后,这个短袖子,可真不是有意为了把表露出来才穿的。李万熙就是喜欢穿短!袖!子!。你说为啥,不知道,他就喜欢呗。

得,韩国网友充分发挥了“你可以侮辱我,可不能侮辱我的智商”的精神,直接在网上找出各类证据,打脸打的山响。

被网友这么一扒,李万熙戴表事件迅速从热搜上下了一个等级。

但,这并不是结束。这只是保守派发作之后的势头起来一下又落下去。事根本没完。

因为,更重要的是,进步派,也就是左派,这形势都转向有利于自己了,能放过吗?不能。

再者,群众能放过吗,呼声这么高,更不能。

那就接着来吧。

其实,在文章的最后,还是想呼吁一下能不能先搞疫情,再看戏?

疫情大发了,如果群众没了,戏怎么看啊?

可怜一下大邱和庆北的群众吧。

免责声明:以上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您有发表文章或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Email:1572209867@qq.com,我们将迅速处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fcxyg.cn/1787.html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10-0000000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57220986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